【all叶】心理咨询室.上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

啊,名字是什么不重要啦……

我只是一名工作在医院,领着一份工资,整日除了和病人交流无所事事的心理医生。

只是我想我好像知道一些秘密。

一些……不能说出去的秘密。

01

当我提着公文包准备出门的时候,隔壁的邻居向我问了声好。

“啊……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我看见我的邻居在院子里兴意盎然地修剪着几株月季,疑惑地推了推眼镜。

“一时兴起罢了。”男子温和地笑了笑,随意摆弄了下手中略显危险的园艺剪刀。

像你这么修剪,这株月季会死掉的吧。

我眯着眼看着温润的邻居慢吞吞地裁掉了月季的枝叶,从下到上。另一只手则安抚着花朵,优雅地,温柔地……就像……

就像对待自己的恋人。

真不知道该说是残忍还是温柔 。

但我没有出声制止,只是歪着头看着他的动作。

过了好一会儿,在他快要将那株漂亮的月季剪秃了的时候,我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快要到上班时间了。

我回过头将房子的门锁好,掸了掸衣服准备向对面的人告别。

但只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安静得仿佛油画中走出来那个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下了动作。

那株可怜的月季,叶子已经被剪光了。只剩下在风中颤抖的花朵,阳光打在它身上,流转着破碎的影子。

“对于美丽的花朵,任何一切都是多余的。” 他轻轻说道。

我凝视着他年轻的面容。

“可惜美丽的事物附近,总会有很碍眼的东西。”

“那便只好毁掉呀……”

我听见了他的话,随着他的视线盯着那株美丽的月季。

的确很美丽,就算被剥夺了所有的叶子,依旧美得动人。

可惜是一种崎岖的美。

“没有了叶子,它很快就要死去了。”我皱着眉告诉那人。

“死……?”他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看,它明明那样美丽。”

他笑得比阳光还温暖,眼睛仿佛弯弯的月牙,折射出喜悦的光芒。

做工精致的剪刀握在他骨骼分明的手指中,透出英式古典贵族般的味道。青年拿着它朝唯一留着的花朵比划着,仿佛在寻找最好的角度。

“医生,您该去上班了。”温润的嗓音中带了一丝驱逐的意味。

我看了看手表:7:40。

的确,再不出发就会迟到了。

今天来问诊的人中有一位是我一直想见的一位故人。

我点了点头:“那下午见。”

他并没有理睬我。

我当然也不介意,迈着步子便离开了。

当我正好踏过他家院子外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咔擦——”极轻微的响声,但的确是剪刀发出的没错。

我脚步顿了顿,依稀透过门槛看见那株曾经美丽的月季从从枝头坠落。

纷繁的花瓣零乱在风中,最后整朵花,像一只折了翼的蝶,整个跌坠在青年干净白稚的手掌中。

一个早晨的时间,一朵花香消玉损,我却莫名背脊发凉。

那个在阳光下温暖模糊的身影有一瞬间黯淡了下去。

“快了……”一个声音喃喃道。

我脚步加快地离开了那个院子。

我当然知道什么“快了……”。

作为一名热爱着荣耀游戏的玩家,有一个日子被我在日历上用红色的标记笔重重圈上。

明天,荣耀联盟国家队将前往苏黎世参加世界联赛。

国家队全体成员将在同一屋檐下,度过一个月的时光。

而我的邻居,是其中之一。

02

当我把公文包扔在办公桌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气。

那个奇怪的邻居做出这样类似的行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像是故意般,在我的眼皮下做出各种行为。

对我来说,看清他行为下的意味简直轻而易举。

危险的人。

可我也无可奈何。

总不能让我撒丫子跑到警察局,告诉警官们:喂,我是个心理医生,我能推断得出我的邻居是个变态,但他一点都不介意我知道这件事,所以麻烦你们把他抓起来好不好?

那么这篇文就变成搞笑小说了。

更何况心理医生是没有权利透露病人的信息的。

嘛,虽然那个人也不算是我的病人。

“你在烦恼什么?”清朗的男声从旁边的沙发处突然传出来。

我被吓了一跳,但看清那人是谁时便抱怨道:“是你啊……怎么今天来这么早?”

来人是我的老顾客,一年前便来向我咨询了。

让我奇怪的是,明明他的问题已经不大,但在这一年间却每周都坚持要来这里一次。

“您可让我等了不短的时间呢。”那人眨着眼摊了摊手,“放心,今天不是私人来找你咨询的。”

“那是……?”

“联盟要求所有选手来医院里做个检查。”他微微地笑着。

哦,差点忘记这位老顾客也是国家队的一员了。

“我记得一般的检查并不要求心理方面吧?”我套上了那件陪着我工作了一年的白大褂,扭头问他。

“顺便来看看我的病情怎么样了。”他补充道。

“你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去眼科看看,你的眼睛虽然现在能看见了,但依旧怪慎得慌的,确定没什么毛病?”

我和他经过一年的相处,关系已经亲密了不少。这种玩笑开起来他也应该不会生气了……大概。

“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他穿着淡绿色的休闲衫,随意地将手插在衣袋里,“这样是不是帅多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微微阖起了那只刚刚被我打趣的眼睛。

室内的窗帘拉的并不严实,昏暗的光线中,他的另一只眼睛显得格外明亮。怎么形容呢……璀璨生辉这种词都像是一种亵渎。

和平时淡然的他不同,此刻站在那儿的那个人好像顿时慵懒了些许,头发凌乱,就缺一只烟挂在嘴角了……

为什么我会认为少了一支烟?

愣神片刻后我忍不住咋舌:“感觉你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啊。”他听了我的话后又笑了笑,将头发理好,“只是一瞬间想模仿某个人罢了。”

我疑惑了:“谁?”

他回答道:“一位故人。”

我眨了眨眼,想起了今天下午我的一位故人也将来拜访,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呢?

我不由思维发散了一会儿。

回过神时,那位老顾客已经坐在了我的对面,淡淡地看着我,大小不一的一双眼睛里映着我读不懂的晦涩。

他用略带沙哑的嗓音唤道:“医生,已经快一年了……”

“我知道啊,你的病并不是很严重,不久就可以康复了。”

我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病症无法完全医好,为了让他宽心,我这样安慰道。

他张了张嘴,笑着摇了摇头。

好像想说什么却不能开口的样子。

总觉得今天的他有点反常。

正当我有些担心时,他突然哀愁地开口了——

“没用的……”

我看着他绝望的神色,心头一紧。

“医生,最近我的左眼又看见了不好的东西。”

“我看见这个医院里到处游荡着冤魂和幽灵。”

“我还发现了我家母猫不生小猫的原因是她被一只死了的公猫附了身,怪不得她已经很久没理我了。”

我#$&{+%{_=\^``\^^……

收拾好复杂的心情,我看着对面的男子一脸困扰地叙述着他的科幻日常,竟有些不忍打断他略带兴奋的情绪。

总比他一年前左眼什么都看不见要好。

“好啦,先生。你现在左眼基本上已经恢复视力了,再在这里发挥你的臆想症,我就要把你丢去精神科了。”我敲了敲桌子,严肃道。

“可是会疼啊。”他接着告诉我,“左眼有时候疼得想哭呢。”

我对他的话感到十分诧异:“不应该啊。你的眼睛是因为一年前的心理刺激才看不见的,没有外伤啊。真的不用去眼科看看?”

他摇了摇头:“不用了,只有看见你那张臭脸我的眼睛才会疼。”

…………我真的很想把他扔出去。

“好了好了,看来你现在的心理健康极了,需要出院吗?”我理了理桌上的资料,想到如果这位就诊时间最长的哥们康复,我其实还挺寂寞的。

“没有必要。”他站起身,理了理衣袖,笑着向我告别,“我想我还要咨询一段时间。”

“毕竟……”他愣愣地摸了摸左眼,“有些东西的确在痛呢。”一年前的记忆哪是这样容易就能消散的,更何况……

“医生,下周见了。”他含着笑微微点头。

“下周见。”我望着那名男子推开门走了出去,一如这一年间无数次重复的动作。

透过他萧瑟的背影,我觉得他有一瞬间散发出了迷茫无助的气息,但那个人迈出去的步伐却始终坚定。

错觉吗?

他为什么看上去这样伤心呢?

我呆呆朝窗外看去,盛夏的蓝天一碧如洗。

……已经一年了啊。

03

今天的第二位病人来得有些慢,在我饿得前心贴后背就快忍不住去吃午饭的前一秒,他珊珊来迟。

“怎么这么慢?”我忍不住埋怨了一声。

“抱歉哈……”来人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单位安排我们今天进行体检,结果在抽取血液样本的地方多花费了一会儿功夫。”

“单位安排的体检……”我在一大堆表格中翻了翻,惊讶地看着他,“别告诉我你也是荣耀国家队的。”

“啊啊……你知道了?!”他惊讶地眨了眨眼,突然很激动,“你………”

“在你之前的一位病人,也是之前在我这儿就过诊,乘着国家队安排体检顺便来我这儿报到一下呢。”

“是这样啊……”他抿了抿唇,叹了口气,“我以为你不关注荣耀的。”

“为什么这样认为?”我挑了一支笔准备记录过会儿的对话,“我一直很喜欢荣耀啊,国家队我也在关注呢。”

“可你连国家队里有谁,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他看着我的眼睛,像是在质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好啦,是我不擅长记人名……还脸盲……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已经来咨询四个月了,你连我叫什么都不记得呢!”他皱着眉,一副压抑着情绪的样子。

“好了!”我打断了他的逼问,揉了揉发烫的太阳穴,头有点疼,“我才是医生,说说你最近状况怎么样吧。”

他看着我的动作,突然噤声了,脸色苍白一片:你没事吧?”

“只是有点头晕,没事啦。”我摊开笔记本,“快把你最近的情况报上来。”

“……”他不作声。

怎么刚才还活跃着的神经突然就断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刚才说去抽取血液的时候多花了点时间?”

“……”他的脸色依旧发白,眸子有些黯淡。

“先生?”我拍了拍他的肩。

“啊……”他像是突然回过神来,答道:“嗯。”

“现在还有晕血迹象啊……最近没有受什么刺激吗?”

“没有。”

“不对啊,上周你明明告诉我你已经不怕血了。”

“只是不怕而已。”他抖了抖肩,“但是会恐惧。”

“……先生你在逗我吗?看在我们合作了四个月的份上,请认真告诉我——你的症状经过治疗后有减轻吗?”

“我怎么可能逗你。”他撑着手突然凑近,笑着指道,“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我握着笔的手突然一顿,笔尖在白纸上划出一串墨迹。

“不要胡闹啊……”我有气无力地抽了下嘴角。

“毕竟已经过了一年了,怕血这毛病总归不会那么厉害了。”他突然直起身,“但恐惧依旧不会消失。”

“所以四个月前我找到了你来进行治疗,不然的话,心理负担太重,崩溃了可怎么办啊…………”他咧着嘴,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没这么严重吧……”我合上了笔记,“能冒昧问一下,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他没经过思考便摇了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样的。”我烦恼地转着笔,“这让我这个医生很难办啊。”

“啊啊,那还这真是抱歉。”

“而且你们还不许我将你们的病症上报给联盟,这就有点过分了。”

“保密病人的情况,这是心理医生的职业准则好吧。”

……

送走了这位大爷后,我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整理一下笔记了。

——笔记——

我翻开到笔记本的中间,补充了一些资料进去。

因为我记不住一些人的名字,所以这本笔记本并不可少。

喻文州:一年前搬来,住在隔壁的邻居,荣耀职业选手,疑似变态?咳……貌似有很大的心理阴影,好像对某人抱有病态的感情。

王杰希:一年前便前来就诊的病人,荣耀职业选手,因为一年前的一些事产生心理刺激导致左眼看不见,最近好像刚刚康复。

方锐:荣耀职业选手,四个月前只身前来咨询如何消除对血液的恐惧……好像也是因为一年前的某件事才惧怕血液?

怎么都是国家队的人?我略带头痛地拿笔圈了圈……

明天是国家队出去比赛的日子……但是在一年前的这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杰希和方锐为什么不肯透露?喻文州的“快了……”好像还有什么意思?

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头越发得生疼。

我抬头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

正值盛夏。

是荣耀十一赛季的盛夏。

国家队第二次征战世界联赛的前夕。

附【下章预告】:我将笔记本塞回抽屉的时候,无意间好像看见了什么东西。

缝隙里塞着一张小卡片,拆开来一看,什么好像写着什么……

【叶修:心理崩溃……】

后面的字迹模糊得看不清了……

————————
这篇文脑洞有点大,写着也很烧脑啊_(:з」∠)_
我争取把它填完。
(笔记本部分是写给看不懂的一些同学的提示)

评论 ( 31 )
热度 ( 154 )

© 九日沐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