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你与我的曾经和现在(小短篇)

一发完√很虐的,虐到哭的那种……嗷【被拍】

——正文——

A【我们的曾经】

¤君莫笑一脸萧瑟地脚踩八方公会成员的尸体,飘飘然挥伞一指,便将血枪手BOSS潇洒拉走……

蓝河看着那个飞枪着迅速消失的背影:……

¤君莫笑将蓝河发过来的公会公告快速地将名字改成了“兴欣公会制度”并毫无负担地挂了上去。

蓝河看着公告栏里一模一样根本没有更改的内容:……

¤蓝河难得帮公会领队抢了一次野外BOSS,运气不错地成功了√

然而在收工之时,君莫笑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装备,在蓝河惊悚的目光中领着小队翩翩然前来,阴险地将领队的蓝河砍之于伞下,轻松拾走战利品。

蓝河临死前最后一秒发出了三个【愤怒.jpg】的表情已示对君莫笑行为的不耻。

君莫笑挥了挥爪子,从背包里掏出刚刚拾取的材料之一轻轻放在了蓝河“尸体”的胸口上。做完这一切后,还温柔地笑着摸了摸蓝河的头。

那一头的耳麦中清楚地传来了那个人的声音。

“以后跟着我吧。”

蓝河呆呆地从角色死亡后灰白的固定视角仰视着,听着那样温柔的嗓音,看着阳光下那样高大的身影,忍不住湿润了眼角。

尼玛,叶修你在我胸前放上一把白色秋菊是几个意思?!

还有,快把君莫笑这货拉远点啊……那身“五彩缤纷”的装扮逆着光真的好伤眼啊……

¤在他们的曾经,蓝河完败于某人的无耻。

B【我们的现在】

¤蓝河和叶修合租公寓的时候,经常发生纠纷,比如说这样…………

蓝河:“叶修,去买菜!”

叶修:“……买菜干嘛,今天我很忙啊!吃泡面就行了。”

蓝河:“我就是信了你的话,才跟着你上周吃了一周的泡面。”

叶修:“等我把这盘打完就去……诶诶……诶?!!”

蓝河轻松将叶修钳制住压在床上,膝盖顶住叶修的小肚子:去不去?”

叶修:……

(蓝河→健康型宅男,每天都有晨跑,偶尔还会去健身房。
叶修→虚胖型宅男,每天蹲守电脑,经常抽烟,经常熬夜。)

在体力悬殊的差距下,叶修默默流下来屈辱的泪水,叼着个菜篮乖乖和蓝河一起前往了超市。

不过小蓝做饭真好吃……

¤荣耀官网在暑假里开设了一个新活动,在游戏里以“考试季,奋斗月”为主题的活动轰轰烈烈地举行了。

活动与之前的大同小异,也无非打打怪、PKPK什么的……要说唯一的不同,除了奖励更为丰富外,还多了一条让众玩家叫苦不迭的考卷系统。

叶修又操纵着君莫笑打死了一波小怪,木着脸看着定时5分钟跳出来的考卷。答对了+50%的收益,打错了-30%的收益……

但怎么说,叶修答对的概率还真不算高。

〈问:成语‘七月流火’是指天气……?

A 越来越热

B 越来越凉

C 不变〉

叶修犹豫地将鼠标移到了A上面,正准备点时,便听到了身后蓝河洗完澡走近的声音。

“这题是B吧……‘七月流火’这个词语有这么生僻吗?”

叶修顿了顿,听话地选了B。

啊,果然对了……叶修看着50%的收益提高,满意地点了点头。

于是,接下来——

“殖民澳门的是葡萄牙啊!啊呀,不是那个蒲陶亚!”

“曹雪芹不是女的!不是!”

“最早的纸币……嗯对,就是四川地区的‘交子’。那个最早的印刷本是《金刚经》啊……唉,可惜时间到了。”
…………

(蓝河→高中毕业,读过一两年大学,曾经是文科学霸。
叶修→初中蹿学,因为打游戏只有对数字敏感。)

叶.学渣.修在远离了学校十多年后,又一次回忆起了曾经被文字包围的恐惧(黄少天的垃圾话不算)。

……小蓝你设定不对啊,这么学霸让我怎么活啊啊啊啊?

¤婚礼本该是男人一生中最为成功的时刻。

对叶修来说却好像不是这样。

他感到难得的挫败。

蓝叶身着白色的燕尾服,将手中一大束白色秋菊递给了叶修,哦不,是塞到了叶修怀里,糊了他一脸。

“新婚快乐。”本该是新娘的蓝河将那套精美的婚纱压在了换装室的箱底,毫无压力地穿着伴郎服姗姗来迟。

叶修抱着那束白色花朵久久无语,黑色的新郎西服因为沾上了雪白的花瓣而显得十分狼狈。

果然是把婚纱订做得太华丽惹小蓝生气了吗?叶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啧,因果报应,苍天饶过谁。”春易老在台下咋着嘴感慨。

“当初蓝河也没少被叶神挑逗。”笔言飞抱臂,幸灾乐祸地瞧着台上叶修尴尬的神情。

……小蓝小蓝,就今天,不要胡闹啊啊啊啊。叶修在心里流着泪刷屏。

仿佛是从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中读懂了叶修在想什么,蓝河绷着的一张脸也终于放松下来,叹了一口气。

“你啊…………”

蓝河盯着叶修看了一圈,笑了笑,张开了双臂。

叶修呲了呲牙,心领神会地拥住了蓝河。

¤他们的现在……

花束被高高抛向蔚蓝天空,祈寓着无言的幸福。

对啊,因果报应,苍天饶过谁,他们之间的孽缘还长着呢。

¤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请一起走下去吧。


看了草哥的红色组MMD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于是想到了这个梗√叶蓝大法好(✪▽✪)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九日沐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