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爆豪胜己和粉丝的三个周末


很好奇爆豪在成为职业英雄后会如何和喜欢自己的粉丝相处,于是便有了这个脑洞ヾ(゚∀゚ゞ)

前提:职英爆心地被《love,love,粉丝后援团!》这档综艺节目选中参加第一期拍摄,节目要求爆豪必须和随机抽取的粉丝——优子(私设,可自行代入)一起度过三个周末,有略微的乙女向描写








周日的下午三点,切岛锐儿郎刚刚处理完堆砌在办公桌上的一大堆文件,放松地舒展了一下身体。步入社会工作的第三年,新人英雄的业绩都处于上升的黄金时段,往日的同班同学都一样每日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那个家伙……

想到和自己在同一个事务所自己的好友,切岛不由得叹了口气:爆豪应该已经到节目现场见到自己的小粉丝了吧,连续工作了两个月,好不容易有了个休假的机会,他要是能好好放松一下就再好不过了。

本该是这样的,直到切岛捧着水杯走到了咖啡机旁,看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耀眼的金发、微微上扬的红瞳,身着战斗服的青年因为疲惫而稍显倦怠地倚在墙上,明显是刚从战斗中回来的模样。

“爆豪?!你怎么在这里?”

“啊?吵死了。”听到切岛惊讶的声音后,爆豪抬了抬眼,不耐烦道,“昨天晚上不是西城区派发了紧急救援任务嘛,人手不够我就去了,一直忙到今天,我回来调整一下,一会就走。”

“不是,那你今天的节目怎么办?”

“什么节目?上周打电话来让我周日去见粉丝的那个?”爆豪皱了皱眉,“今天不是才周六吗?”

切岛回头看了下台历,反应过来爆豪是直接忙得把日期忘了,放了节目组的鸽子,惊得差点把杯子吃了。

爆豪胜己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不对,掏出开着静音的手机,先是看了一下今天的日期,抽了下嘴角觉得不妙,然后又翻到了通讯录里节目组打的26个未接来电,默默地算了下时间。

两点开始拍摄的节目,爆豪本该十二点半就到场准备……然后现在是东京时间下午三点二十,放了节目组接近三个小时的鸽子,挽救无望。

切岛感觉到爆豪的身影有一瞬僵硬,然后又假装无事般出去打了个电话。

五分钟后,爆豪挂了电话走了回来,开始为友人担忧的切岛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之前没向节目组说明情况吗?”

“忘了。”爆豪胜己臭着一张脸,要不是切岛的话,他连有节目要拍摄这档子事也忘干净了。

“那现在怎么办?

“节目组说他们现在正在赶来我们事务所的路上。”





优子是职业英雄爆心地的众多粉丝之一,虽然总被各路人嘲讽说喜欢爆心地那种恶劣性格的人脑子都不正常,但她就是坚持粉了下去,一粉就是三年。

只是相比其他英雄,爆心地与自己粉丝的互动总是少得可怜。优子的日常便是一边欣慰爆心地狂涨的业绩,一边又为他从不参加广告和综艺宣传的行为而苦恼,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粉丝。

听说爆心地被一档综艺节目盯上着实让优子激动了很长时间,能在荧屏上看见爆心地活跃的身影,想想就特别幸福,怀着激动的心情,优子也和其他粉丝一起向节目组递交了自己的个人档案,听节目组说这样会对爆心地的拍摄有所帮助。

会有什么帮助呢?怀着一丝疑惑,优子期待起了这档节目,直到上周突然被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通知做好准备,她被抽选中作为粉丝的代表要和爆心地一起参加拍摄。

颤抖着挂完电话,优子先是兴奋了好长时间,准备了一堆要送给爆心地的礼物,接着又开始陷入了不知所措的不安,她不知道该如何和她的偶像相处,她只是一位普通的、受英雄保护的、离英雄生活很远的市民,她也不像那些多才多艺的粉丝拥有高超的画技和文笔,可以给爆心地最有力的声援和支持。

从三年前被爆心地在火灾现场救下来后她就再也没有当面见过他,她开始了解爆心地,作为粉丝知道他张扬的性格、骄傲的天性、出众的实力和所有背后的努力。越是了解越是担忧自己能不能做好粉丝的代表,好好地传递他们对于爆心地的喜爱和憧憬。

这份不安一直持续到今天,优子从众多准备好的礼物中挑了半天只带上了一件,细心地包装好抱在怀中准备带给爆心地,而现在,因为爆心地记错了拍摄时间,节目组临时决定前往他的事务所进行拍摄。

“叮咚——”门铃的声音刚响起三秒,大门便被从内侧拉开,金发男子还没来得及换下战斗服,周遭有股莫名嚣张的气场,伴随着挺拔的身姿直接撞入眼帘,莫名让人感到安心。

“请进吧。桌上的资料不要拍摄,其他随意。”

按照设定,节目组不提供剧本也不会干涉两人的交谈,只是安静地记录并对发生的有趣事件进行后期剪辑。优子压抑着好奇心,偷偷打量着爆心地的办公区域。

文件有序地摆放着,桌上有几盆很难养活的盆栽被照料得很好,除了还剩一半的一盒激辣薄荷糖外没有什么其他的零食,电脑边摆着几本杂志和小说,题材很广,从书签的位置来看似乎快要翻看完了,运动服和护腕也被整洁地收好,因为快要入秋而微凉的天气,椅背上甚至还有一条棕褐色的围巾。

充满着生活气息,和爆心地给人的印象产生了奇妙的反差。不是爆心地,而是爆豪胜己,脱离了战场,可以从容地投入生活。

虽然早知爆心地心思意外的细腻,但实际见到本人时优子还是忍不住露出微笑,递上了准备已久的心意:“爆心地先生,初次见面,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爆豪胜己在优子打量自己的办公桌时也观察了下她,很普通的女孩子,本还以为自己的粉丝该是什么五大三粗的肌肉大汉,于是稍微失望了一下。

接过礼物,爆豪稍作犹豫,没有像平日里一般直接交给事务所里负责处理粉丝礼物的工作人员——他当然是一件都没看过,没兴趣,也没有时间,将礼物放好在办公桌上,爆豪思索着开口:“喂……你叫什么名字?”

“优子。”

“那么,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出去执行下任务?”爆豪难得的有些纠结,他当然知道把女孩子扔在这里不是什么礼貌的举动,但又实在不放心西城区那里的情况——按计划他该及时赶过去完成最后一部分救援,说到底这种局面是他没有提前联系好节目组的错,该由他承担,出其下策只能把这个女孩一起带去。

在门口一起偷听的切岛和上鸣忍不住捂住了脸,期望爆豪能有一个安静的周末果然是妄想吗。

优子眨了眨眼睛,她本以为这个下午最多就是坐在这里聊一聊粉丝对偶像的崇拜和对偶像未来的支持打气,怎想到有机会可以现场目睹爆心地的英雄活动,热血一上头,直接脱口而出:“我要去!”

“你可以离现场远一点,我处理完就继续拍摄。”注意到优子穿了条白裙子,爆豪又加了一句。

优子使劲地点了点头。

意外总是因为其突发性被称作意外,爆豪在坍塌的地下室抱出最后一个压在水泥板下的受害者时撞见了一直藏匿在暗处伺机准备逃跑的敌人。

其他完成救援的英雄刚好已经离开了地下室,封闭的信号使得求助讯号都无法发出,爆豪只能被迫作战,一边保护着受害者,一边又要将爆炸的威力缩小到空间可以承受的程度防止二次塌陷,敌人的震动攻击使战况越发劣势,天花板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要坍塌。

“才不想和你这种渣滓同归于尽啊!!!”一边嚣张地向敌人挑衅,爆豪一边低声和保护在身后的男孩说道,“我待会把他往里面引去,你趴在地上,趁着我爆炸的灰尘遮住你时赶紧往安全出口跑。”

男孩含着眼泪畏缩着点了点头,爆豪瞥见他的动作便抬手一个爆破炸起一团灰尘掩护,左手又一个爆破做推助力移动到了地下室内部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

经过又一圈轰炸,地下室开始坍塌,敌人开始不顾爆豪的攻击往出口狂奔,爆豪算了下时间估计男孩已经逃出便也往出口赶去,赶到时却只看到毫无理智的敌人在疯狂地砸门,爆豪愣住了。

合金制成的金属门即使是爆豪也无法简单轰开,闭合的大门随着室内的坍塌也逐渐变形,更别提敌人还堵在门口,打开是不可能的了。

那个男孩,在逃走后,把门关上了。






优子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她听了爆豪的话在远离救护当场的二十米处静静等待。这个周末她和爆豪只谈了五句话不到,节目组的负责人在一旁唉声叹气地抱怨,但优子远远地看着爆心地在一片废墟中救出了一个个面容惊恐的人们,感到十分幸福。哪个粉丝不希望偶像是个真正的英雄呢?

爆心地的个性让优子隔着那么远也能一眼找到他的存在,爆炸带来的一大串花火是白天闪耀的星辰,让优子想起爆心地粉圈里流传的一句话:爆破所在便是威慑,火花所及便有希望。威慑是给敌人的,希望是留给民众的,用强大的实力给予敌人痛击的同时又给予民众以安心感,便如爆心地本人所代表的的英雄精神。

夜幕低垂,营救也走向尾声,街道的救援已经结束,只剩下地下室还有几位失踪的受害者,爆心地便又赶过去援助。优子目睹爆心地走进了地下室,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告诉她等爆心地出来后今天的拍摄就结束了。

完成救援任务的英雄一个个走了出来,而爆心地还没有,几位英雄一边开玩笑地猜测爆心地还没出来的原因一边准备折返回去看看。优子莫名感到不对劲,和节目组的人员打了声招呼想过去问下情况。

“轰隆——嘭——”

突然地下传来的一系列抖动让所有人变了脸色,职业英雄慌忙往地下室的出口赶去。优子心里一沉,注意到一个男孩从地下室爬了出来却一言不发地躲进了人流,她跑过去扯住了男孩的手臂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敌,有敌人!”男孩低着头,小声呢喃。

“爆心地呢?!”

“……”

优子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职业英雄的大喊却突然传入耳中:“门被从外侧关上了!受坍塌影响已经变形无法打开!快让爆破组过来!”

联想到刚才男孩奇怪的举动,优子扯住男孩的手生出冷汗,顿时急红了眼:“门是不是你关的?”

男孩挣扎起来的动作让优子感到一阵寒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被优子的质问吓得一惊,男孩见挣脱无望,恐惧和后怕顿时将他淹没,歇斯底里地大叫:“我不关门的话等着那个怪物、那个敌人跑出来将我撕成碎片吗?!连爆心地都制服不了的怪物,出来后大家都得死!让他出来后,我的家人死了怎么办!我死了怎么办!”

“那爆心地死了怎么办?”耳朵被男孩的喊声震得生痛,泪水一滴一滴从优子的眼眶滴落,她不明白这么年幼的孩子为什么是这么一副面目可憎的样子。

“他死了……”男孩被问得一愣,沉默了很久,留下了一句话。

“英雄拯救别人是理所应当的吧……”剩下来的话语飘散在晚风里,是优子没有听见也不愿听见的。

“就算是死亡也是无法避免的。”






爆豪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避开那个敌人一次又一次发狠的进攻的,那股狠劲是在发现生存无望后进行的反扑,似乎真的要让自己和他一起同归于尽。地下室在坍塌,又一次被掉落的砖块击中后,爆豪咧着牙发现敌人似乎在这次轰击后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好运。机会来的时候就要抓住它是爆豪的准则之一,他揉了揉因为使用爆炸过度而颤抖着哀鸣的肌肉,一双血一样红瞳盯住了天花板上的裂缝。

又是一阵轰鸣,爆炸的巨浪掀起了整个地下室的顶端,爆豪一手抓着昏迷的敌人一手支撑着火力从地下室快速飞出。金黄掺杂着橘红的色彩抹上了一整片夜空。

站在地面上的人们屏息着看着这片花火,从以为失去英雄的绝望死寂到被点燃希望的震撼让他们眼眶发麻,几乎要流出泪来。

爆心地获救了,不如说是自救,破釜沉舟的大爆炸让他摆脱了困境但也不免被四散的砖石砸的头破血流,不得不坐在一旁接受医疗。

优子觉得这绝对是她一生中最精彩的一天了,虽然主角不是她,但看着爆心地坐在石头上安静地被护士缠上绷带,她又觉得这是她一生中最幸运的一天了。

爆豪抬头看见了默默站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咂了下嘴:“你那是什么表情?担心?”

“……”优子揉了揉脸,克制住想哭的欲望。

“……别哭,受伤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爆豪理了理头上的绷带,移开了视线。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作声了。

微风将爆豪细碎的金发微微吹开,露出他有些微肿的额头,有种落寞的味道在晕开。

“被民众伤害也是常有的事情吗?”优子想了很久,终究还是把这个压抑了许久的问题轻轻问出了口。想起了网上传言的各种爆心地因为性格恶劣被报复的事件,心口痛得一抽。

“啊?这种事谁也不想的好吧?”爆豪不屑地抿了抿唇,“谁也不知道你下一个遇见的人是怎么想的,但因为害怕这种事便放弃成为英雄也太蠢了吧。”

“是挺蠢的。”被爆豪这么一说,刚刚鼓起勇气劝他不要继续当英雄的优子叹了口气,这种惆怅让习惯过普通生活的优子感到沉重,“是不能理解但必须接受的事情。”

“你又不是英雄,在意这个干嘛?”察觉到了身旁人的迷茫,爆豪别扭地扯开话题,“话说,你是怎么成为我的粉丝的?一直想问,但现在终于有时间问你了。”

优子低头组织了一下语言:“也是在这样一个晚上吧,那时候爆心地先生才刚成为英雄,碰上了不适合个性发挥的火灾现场。”

爆豪想了想三年间发生的各种事,诚实回道:“不记得了,那时候刚成为职业英雄,接到的事件比现在还多。”

“没关系,那时候爆心地先生因为是新人英雄,所以只是负责辅助,也是很危急的情况,我二氧化碳中毒倒在了楼道里,是爆心地先生不顾命令冒险救了我。”

谈起过去,优子微微笑开,明明应该是回忆着很可怕的事件,却露出了很温馨的神情。

“好像有点印象,后来我回去后被罚的很惨。”爆豪顿了顿,“就这样?”

“是啊,从那以后我就是爆豪先生的粉丝了。”优子低了低头,又有些想哭,“所以啊,同样是被拯救,对我来说爆心地先生是独一无二的英雄啊,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爆豪很平淡地开口,“英雄的定义在每个人眼里不同,被救者所谓恶劣或者感激的态度也就不同吧。”

“我这个人被很多人批判过,但我从来不在意。但今天我发现被救者的态度还是能影响到我的,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爆豪自嘲地一笑,“说实话,发现门被关上时我来不及失望,我不能让无力感压垮我,因为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但当我知道有你这样的粉丝时也有感到那么一点高兴。”

优子点了点头,仰头看着夜空,又回想起那绚烂的爆破:“我也很高兴,能知道爆心地先生的想法。那你为什么之前都不参加访谈节目或者综艺节目呢?”

“没人喜欢被天天揪着争论和批判吧,英雄只要尽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爆豪起身掸了掸衣服,看着破烂的背心皱了皱眉。

“走吧,我送你回去,还是说你想在这里吹冷风吹到死?”

还是恶劣的话,但却如同这个夜晚,令人感到温暖。

今天的节目录制结束,节目制作人说爆心地今天的救援表现和最后的谈话都很精彩。优子一边心不在焉地想象节目剪辑出来的效果,一边跟在爆豪身后走在去电车站的路上。一大堆东西混乱地堆砌在一起,挤压着脑袋有些迷糊。

“爆心地先生。”不由自主地开口。

“嗯?”

“你的爆破,爆炸威力消散后留下的花火,很漂亮。”说出来了,优子惊讶地捂住嘴。

“啊?那是当然的吧。”爆豪回过头,灯光打在他脸上,留下稀疏的阴影。

“就像爆心地先生一样,恶劣的言语下是关心别人的心情。

爆豪被这样直白的话怔住了:“哈,你自顾自地在说些什么呢。”

“所以你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呢,他们也会关心你,所以你不用沮丧,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行了”,优子一口气说完自己的想法,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也有一群很棒的粉丝,大家都在支持你。”

“……”爆豪听完后沉默了一会,笑了,红色的眼睛盯着眼前的人,神色认真,“我知道。”

“自顾自地担心,自顾自地讲一堆大道理,反而搞得像我欠了你什么一样。”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电车站。

优子踏上电车,刚准备开口反驳便被打断。

“下一个周末,我会送你一份回礼。”金发的青年如是说。

——第一个周末 完——

评论 ( 8 )
热度 ( 52 )

© 九日沐雨 | Powered by LOFTER